安徽亳州溺亡3名留守儿童事件无人担责

安徽谯城_副本.jpg

                      图:亳州市谯城区颜集镇镇政府
6月是全国的安全生产月。然而,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安全月里安全事故却频频发生。2016年6月18日,谯城区颜集镇一次性溺亡3名儿童,事发后,颜集镇政府推卸责任,用区区7万元封口儿童家长,而这笔款项还以困难家庭补助支付的。对于其他突发事件,他们也有很多破财消灾的案例。
6月18日是星期六,当日上午10点,颜集镇发生了一起儿童溺水事件,4名儿童溺水,其中一名儿童被河对岸的芦庙镇村民救起。之后打捞人员赶到,直到下午15时30分左右,其他3名溺亡儿童的尸体才被全部找到并打捞上来。
颜集镇黄营小学四年级学生张某(11岁,家住任庄)和五年级学生张世某(12岁,任庄)、任佳某(11岁,任庄)、侯亚某(13岁,任庄)结伴到离家约3公里外的伍家河捉鱼虾。这条小河水很浅,当时水深约1米左右。孩子们下水后并不知道旁边有段采砂后留下的深水区(最深处约5米左右,是芦庙镇人非法采砂留下的)。3名孩子掉入深水区后再也没能上来,唯有尚未进入深水区的张世某脱险。
记者见到了痛心欲绝的家长。事发时,他们都在外地务工,这几位溺亡的孩子都是留守儿童。家长认为,颜集镇政府、学校针对孩子的安全教育工作不够,事发地附近也没有任何的安全警示标识。他们事发前从未签收过教育部要求必须发到家长手中的《致全国中小学生家长防溺水的一封信》。
记者从出事后下发的这封信中看到第一句话就是“溺水是造成中小学生意外死亡的第一杀手”。
事发后,孩子家长多次到颜集镇、芦庙镇反映情况,直到孩子家长提出上访请求事项,颜集镇政府才出面协商解决。
按“属地管理”原则,事故中溺亡的孩子属于颜集镇辖区、从颜集镇下水,颜集镇有主体责任。但是对于责任主体的颜集镇政府的有关领导和非法采砂人员,谯城区政府及相关单位并没有作出处理。
据了解,该事件无人担责。颜集镇没有慰问孩子家长,学校领导看望时,给每个家庭送了两条香烟,善后事宜主要还是由村里出面协调的。
               溺水事故责任追究制度成空谈
安徽省曾发文明确:“乡镇、街道要对各类水域进行全面摸排,准确掌握本辖区内水域基本情况和管理单位(或责任人)情况,及时上报区(市)政府有关部门。要督促水源管理单位完善安全设施、安全警示牌,配备专职人员,加强现场管理。在节假日等重点时期和水深0.5米以上的重点水域,要督促安全监督管理员落实看护责任”。
关于学生溺水事故责任追究制度,文件也有明确表述:“对因工作不落实而发生学生溺水死亡事件的,要严格追究相关单位和责任人的责任。对重点水域安全隐患排查整改不到位、防护措施不落实、应急救援不及时,迟报、漏报、瞒报学生溺水死亡事故的依法给予行政处罚,对其主要负责人依法查处,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对组织领导不力、不认真履行职责、日常管理不善、对学生溺水事故处置不当造成学生溺水事故多发或不稳定事件的地方和部门,要严肃追究有关单位和责任人的责任;因违反相关规定、失职、渎职造成学生溺水死亡事故的,按照干部管理权限,对相关责任人作出相应处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新党员处罚条例》第一百三十一条也有相关规定:在工作中违反有关规定或者不负责任,对突发事件、重大事故和其他重要情况瞒报、谎报、缓报、漏报的,可对负有直接责任者,给予严重警告或者撤销党内职务处分。造成重大损失的,对负有直接责任者,给予留党察看或者开除党籍处分;负有主要领导责任者,给予严重警告、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负有重要领导责任者,给予警告、严重警告或者撤销党内职务处分。
颜集镇在给上级的汇报材料中也意识到了工作的不足:“要对全镇的涉水隐患进行一次全面排查,对存在的问题立即整改,杜绝类似事件发生。计划对全镇辖区内坑塘沟渠进行摸排登记,全流域立警示标志,对重点隐患和重点时段进行重点巡查;做好遇难者儿童监护人的安抚工作,确保其不出现过激行为。”
然而,在如此重大事故面前,学生溺水事故责任追究制度在谯城区却成了空谈。
                           徐春雷_副本.jpg
       图:颜集镇党委书记徐春雷在群众路线活动中
事故频发 用钱解决问题 
颜集镇镇长王某告诉记者:“我们镇里以家庭困难救助的名义给三名溺亡孩子家庭每家7万元。”
谯城区教育局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溺亡孩子没有买保险。教育部门就防溺水工作尽了职责,乡镇政府有没有按要求去做我们不知道”。
6月份,亳州市谯城区接连发生多起安全事故。6月17日,颜集镇发生了一起大树倾倒压死人的事件;6月9日,谯城区双沟镇雷庄村发生了一起小学生被电击死亡事故(二年级女生,被没有隔离设施的配电器电击);6月23日,经开区张庄一位老人在房顶上种菜被上方的高压线电击身亡。
知情人告诉记者:“一系列的安全事故都是由政府花钱买单,拿钱来维稳,拿钱来换命,拿钱来换取政府本来应该承担的责任,来保住他们头上的乌纱帽,却没有人去真正关心老百姓的生命安全。颜集镇政府也不是第一次用政府的钱来维稳。年前,颜集镇徐春雷书记带人强拆了颜庭武家的房子。面对要喝农药自杀的颜廷武,徐春雷说:‘你喝啊,我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颜庭武喝下农药后,颜集镇政府赔付了30万元,把他家拆掉的房子又给盖了起来,这笔赔偿是否也是以家庭困难补助金的形式我们不知道。这些本可以避免的事件都因为颜集镇政府的工作方式发生了,镇政府用这种出钱的方式能换取一方安宁吗?”
提起颜集镇党委书记徐春雷,有群众告诉记者:“百度搜索颜集镇徐春雷可以看到很多关于其经济和作风问题的帖子。比如‘徐春雷涉嫌恶意包庇纵容草寺行政村委书记冯涛(已经被判处十八年刑期)贪污腐败、吃喝嫖赌(包二奶)、非法买卖土地、威胁恐吓举报人’等情况。徐春雷和冯涛是一丘之貉,同样和小三通奸。2012年6月28日,他和在邮政局工作的有夫之妇马某媛在马某媛的住所天润花园被原配抓奸,派出所出警解决此事。徐春雷当众承认自己和马非法同居的事实,并要求私了。后来其原配到纪委、区政府、组织部反映情况,虽然证据确凿,却不了了之,徐春雷仍然迅速被提拔为颜集镇书记。由此可见安徽省亳州市的党内政治生态环境如何。”
记者多次联系颜集镇党委书记徐春雷,他告诉记者:颜集镇愿意配合记者采访。但是当记者提出需要采访他本人后,徐春雷就再也没有回音了。记者还联系了谯城区区长高川,但是他没有接听记者电话。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中国留守儿童网 » 安徽亳州溺亡3名留守儿童事件无人担责

赞 (83)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